Welcome to

拯救中医

Home / 医话 / 从金匮要略看汉代中药剂量

从金匮要略看汉代中药剂量

伤寒论中药物的剂量问题学界始终有争议,但在汉墓出土诸多文物后,我们发现东汉时期一两应该是15.625克,按道理说早就应该正本清源,但为何至今还在讨论中呢?

造成目前的混乱可能来源于章太炎《医论》第八集在《论汤剂轻重之理》提出的“古一两今在二钱到三钱间者为近”,从明清至新中国初期,一钱相当于现在3.72克。此说法衍化到现代教科书中,就变成了“古代一两相当于现在3克”,课本中许多方剂的计量换算都是按照这个规则进行的。

从科学角度上讲,这显然是错的,任何推断在出土文物面前都是渣渣。

但是,为什么不改呢?

原因很简答,从明朝开始,医家乃至整个社会都信奉“人参杀人无过,大黄救人无功”,这造成了很多药物不能按照本草药性正常使用。

举例来说,被称为“群方之祖”的桂枝汤,在伤寒论原文中是这么记载的:

桂枝去皮(3兩)  白芍(3兩)  甘草炙(2兩)  生薑切(3兩)  大棗擘12枚  
右五味,(口父)咀三味,以水七升,微火煮取三升,去滓,適寒溫,服一升。服已須臾,啜熱稀粥一升餘,以助藥力,溫服令一時許,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;不可令如水流漓,病必不除。若一服汗出病差,停後服,不必盡劑;若不汗,更服,依前法;又不汗,後服小促其間,半日許令三服盡。若病重者,一日一夜服,周時觀之,服一劑盡,病證猶在者,更作服;若汗不出,乃服至二、三劑。禁生冷、粘滑、肉麵、五辛、酒酪、臭惡等物。

如果一两是15.625克换算,一付药需要46.875克的桂枝,这是大部分医家极难想象的一个量,目前我在临床上看到的各类方子,桂枝一般在10克左右,极少超过30克,当然了,桂枝是个小问题,但是大青龙汤就是个大问题了,大青龙汤中记载一付药需要麻黄6两,就算按照煎煮法,先服用总剂量的三分之一,一次喝掉30克麻黄,是元代以后医家都很难想象的。

最有意思的是,人们的眼光似乎只停留在这些自己不敢用的药上,毕竟将麻黄六两换成麻黄6钱之后,有一些医家还是能接受的,但是,用这个观点看很多其他方剂就不是这么回事了。

譬如说,金匮要略中记载的防己黄芪汤:

防己一两 甘草半两 白术七钱半 黄芪一两一分

右锉麻豆大,每抄五钱匕,生姜四片,大枣一枚,水盏半,煎八分,去滓温服,良久再服。喘者加麻黄半两;胃中不和者加芍药三分;气上冲者加桂枝三分;下有陈寒者加细辛三分。服后当如虫行皮中,从腰下如冰,后坐被上,又以一被绕腰以下,温令微汗,差。

再比如说,黄芪建中汤:

黄芪一两半  桂枝三两   甘草炙三两 大枣十二枚 芍药六两 生姜三两 胶饴一升

我都不明白,百度百科(截至今日)上明目张胆的造假为什么就没人管管。

不用多说,纵观伤寒论,仲景用黄芪的量是非常小的,我至今没有发现谁家开黄芪建中汤是按照原方比例来的,貌似现在人们的观点都认为黄芪可以大剂量使用。

酸枣仁汤等等等等都是同样的道理,为什么这些药物组成的方子,就可以正常剂量或者大剂量的使用,而含有乌头、麻黄、桂枝的方子就要使用各种手段过度诠释、甚至伪造曲解历史真相呢?

中医何时才能实事求是?何时才能正本清源?

呜呼哀哉

 

 

发表评论

兴趣使然,欢迎各位同道随时探讨问题

>> <<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