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 to

拯救中医

Home / 医话 / 近期对遗精病的再思考

近期对遗精病的再思考

去年年底,有位青年男士前来求诊,主诉遗精,据闻已梦遗数年,历经多方治疗,病情时好时坏,近期不明原因加重,严重时一夜两次,遗精后浑身酸软无力,精神不佳,痛苦至极。

观前医之方,多以补肾论治,亦有清新健脾之剂,也有利湿祛痰之品,有时收效,有时加重,好的时候能够坚持到一个月一次。我当时辨证明显感觉到有肾不纳气,营卫不和之象,桂枝加龙骨牡蛎汤马上进入脑海中,于是用了此方加了几位清相潜阳之物,嘱其放松心态,淡然从之,以观后效。此方服用后,效果不错,后续调理了几次,最好的时候达到15天一次。

但是,他还有许多别的问题,腹泻、心悸、胃堵、纳差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口中淡而无味。这些问题毫无疑问跟肾虚有直接的关系,但是,补肾在此时并非权宜之计。

为此我又重新审视了古人对此病的认识。

古人的认识其实还是很简单的,首先,遗精证明肾的气化功能还正常,肾精还有所保留,古人认为“ 五脏盛,乃能泻 ”,脏腑的功能是好的,只不过留不住货,容易造成虚损。

其次,古人基本上都认为,遗精的病因主要在心,正所谓“ 心有所动,肾必应之 ”,所以现在网络上对该问题都要求戒色,我看是很难的,但是心静对此病绝对有好处。

剩下的情况,无非就是心脾两虚,湿热下注,下元虚损等等了,总的来说,实证多于虚证,特别是有湿郁于脾胃,很容易化热扰动肾气,所以我始终认为慎用补法,只有合并出现滑精的情况,才应该考虑滋补肾阴。

古人的方法很简单,心火旺的清心去火,心火虚旺的养心安神,相火旺的要疏肝清火养阴,相火虚旺的要补心脾,唯肾元极亏时才用左归或右归。

古人对寒凉药的运用也比较谨慎,最重的也就是用黄连黄柏之类,很少用到矿物药清热,且多用肉桂反佐,如此可见一斑。

我思考,对于这类缠绵多年的疾病应该抽丝剥茧,逐层解决,不能好大喜功,更不能贪图短效,老师一直教育我们要治病求本,还是应该从病机的最深处入手,抓住主要矛盾不放,次要矛盾逐个击破,方能圆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兴趣使然,欢迎各位同道随时探讨问题

>> 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