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 to

拯救中医

Home / 医话

中医学多少算是懂?

   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,我思考了很久,心情难以平复,也非常痛苦。      首先,中医到底该怎么学,学到 […]

Read More

论民间中医的重要性

        昨日去清华参加了一个中医讲座,演讲者是中国人,来自加拿大,没有任何学习工作背景介绍,但是拥有教 […]

Read More

六味地黄丸适用舌象探讨

    目前公认六味地黄丸是宋代钱乙首先刊登在《小儿药证直诀》中,名为“地黄丸”,一般认为是从张仲景八味丸化裁 […]

Read More

一则失眠案的思考

两周前,小友某某在微信问我睡不好觉咋办,我分析了一下,估计得吃点药才行,遂让其周日来门诊。 这位小同志三年前从 […]

Read More

JAMA同时登载两篇中国针刺临床研究说明了什么?

      2017年6月,中国中医科学院刘保延研究员、刘志顺主任医师关于电针治疗压力性尿失禁和黑龙江中医药大 […]

Read More

用扬弃的思路发展中医就是自取灭亡

    近年来,在扬弃中发展中医成为了思想界的主流。“扬弃”的过程看似是从哲学角度高屋建瓴地给出了一种辨证取舍 […]

Read More

中国的医生为什么这么喜欢给患者做检查?

      今天中午,我的一名上海朋友向我咨询了住院做检查的事情。她由于过于年轻罹患糖尿病多年,血糖 […]

Read More

今日见到了薛伯寿老先生的处方

    今日门诊时,有人拿来一张广安门医院的处方要求抄方,处方使用手机拍摄的,没有拍到诊断,但我看到处方内容的 […]

Read More

与中医黑的搏斗史(1)

当前,中国社会中有许多人对中医有或多或少的看法,很多人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,值得业内深思,但更多的人似乎是存有偏见,打折所谓科学的旗号,但其表达的观点、逻辑与他们所谓的科学格格不入,针对这类人,业内大部分人士都不表态,以冷眼旁观,任其自由自灭的态度对待他们。但我不认为这样做不好,这些有偏见的人看到中医界无人还击,高兴过头了,现在已愈发猖狂,必须要打击一下他们的气焰。如果有谁想在这些问题上辩论,尽请找我。

Read More

新时期中青年人应提升自我健康意识

      《IT行业保健手册》黄皮书自序   我自从 1994 年在一台 80486PC […]

Read More

兴趣使然,欢迎各位同道随时探讨问题

>> 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