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 to

拯救中医

Home / 自省

对很多保密事项的困惑

我始终不太理解,开学日期为什么不能公布?为什么不能形成文字呢?啥时候开学都成秘密了?学生的神奇操作能控制住吗?

Read More

写在教师节的深夜

跟去年相比,今年教师节祝我节日快乐的人多了许多,不光有自己教过的学生,还有朋友,同学,甚至帮助过的患者,感觉很 […]

Read More

欲为大医者,必历经坎坷

今日正在门诊看病,一女士前往诊间言有事相告,遂让他人回避之,此时我想起来,这位是上周曾来就诊过的一位新华社的女 […]

Read More

Academician Li Lianda in my eyes

Read More

关于彭鑫博士的传闻

我知道彭鑫博士是上大学之后,周围有一票爱好学佛的和学传统文化的同学,他们向我推荐了他,那时候大概看了几段视频, […]

Read More

The English version is necessary

I have always believed that TCM is TCM is not only Chin […]

Read More

烧伤超人阿宝又被打,医患矛盾何时休

今天一天都很忙,突然看到积水潭医院宁方刚医生与患者互殴的新闻,心中一惊,怎么天天这么不太平。 宁方刚是山东老乡 […]

Read More

再论中医的科学性

什么是科学?科学就是science 但是,truth is not science 科学并不是真理,科学是一种 […]

Read More

人生下一阶段究竟该如何选择

很快就要进入而立之年,我也即将博士毕业,面临抉择 是选择去做一名真正的中医医生,半日临证,半日读书,勤勤恳恳为 […]

Read More

赵汉青,赵汗青,赵汉清和赵汗清

我的名字是赵汉青 二十多年来,很少有人能直接写对我的名字 不是写成了赵汗青,就是写成了赵汗清,或者写成赵汉清 […]

Read More

兴趣使然,欢迎各位同道随时探讨问题

>> <<